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您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动态
山西高危行业(矿山、危化)安全监管体制改革初探
发布时间:2020-04-28  浏览次数: 次  来源:山西省委编办  作者: 【字体:

此次机构改革中,山西省把加强党的领导贯穿于应急管理机构改革全过程,组建了省应急管理厅,整合原省安监局等9个部门的安全监督管理、灾害防治救助、应急救援处置的相关职责和防汛抗旱、减灾、抗震救灾、森林防火指挥部(委员会)职责,结合山西实际,加挂省地方煤矿安全监督管理局牌子。在省应急管理厅“三定”规定中明确安全生产综合监督管理和工矿商贸行业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工作职责由省应急管理厅负责。应急管理机构改革实施工作稳步推进,如期完成职能和人员转隶、内设机构组建、事业单位划转调整等工作,实现了机构职能整合从“物理变化”向“化学反应”的转变。从运行情况看,适应山西省情的应急管理组织体系已初步形成,应对自然灾害能力和安全生产监管的水平得到增强,新体制的优势正在显现,高危行业(矿山、危化)安全监管体制进一步理顺,监管效能有效提升。

一、山西省高危行业(矿山、危化)安全监管现状和特点

山西省是国家重要的矿产资源大省和能源化工基地,焦煤冶电是传统支柱行业,产业结构重,高危行业企业数量多、占比大、范围广,安全生产风险大、隐患多,监管任务繁重。

(一)煤矿。全省现有煤矿966座。其中煤与瓦斯突出、冲击地压、高瓦斯、水文地质类型复杂和极复杂、采深超800米、单班下井人数多6类高风险煤矿共258座。瓦斯、水害、顶板和运输提升等安全风险较大。

(二)非煤矿山。全省非煤矿山共906座。其中,地下矿山296座、露天矿山232座,尾矿库378座。由于矿山开采历史悠久,形成许多大面积采空区,特别是小型金属非金属矿山数量多,加之安全生产基础先天不足,存在采空区坍塌、片帮冒顶、中毒窒息等事故风险,露天矿山易发生场内交通事故、高陡边坡垮塌、放炮作业等事故,尾矿库存在溃坝等事故风险。

(三)化工、危险化学品和烟花爆竹。全省共有5532家危险化学品生产存储经营企业,一、二级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143个,17家油气输送管道企业,5912家烟花爆竹经营企业,221家化工、医药企业。危险化学品生产焦化企业较多,工序繁多、环节复杂。很多化工厂建厂生产经营多年,设备陈旧老化严重,安全风险大,部分危化品生产经营单位逐渐被住宅区包围,一旦发生火灾、爆炸、中毒窒息、泄漏和其他危险化学品事故,容易引发群死群伤。

二、高危行业(矿山、危化)安全监管体制改革的主要探索

山西省委省政府将理顺高危行业(矿山、危化)安全监管体制作为此次机构改革重点问题加以解决。一是将原省安监局的安全监管职责全部交由省应急管理厅承担,做到安全监管职责不缺失。二是调整煤矿监管体制,省应急管理厅加挂山西省地方煤矿安全监督管理局的牌子,将原省煤炭厅承担的煤矿安全监管职责和涉煤企业的安全监管职责统一划到省应急管理厅承担,将原省煤炭厅的四个处室的23名人员转隶省应急管理厅,各市、县相应地进行了划转。三是明确高危行业领域属地监管职责。996座煤矿全部落实了分级属地监管责任。四是适应机构改革新情况,对包括铁路建设、洗煤厂、危化品使用等部分行业领域安全监管职责作了进一步的明确和调整,基本做到了监管职责分工清晰、责任明确、无缝对接、全域覆盖。五是建立高危行业联席会议制度,强化部门间的沟通协调。

机构改革以来,全省安全生产形势继续稳定好转,呈现出“两降两无一好”的良好态势。“两降”即生产安全亡人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双下降”。2019年1-8月,各类亡人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同比分别下降43.09%、39.92%。部分重点行业领域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双下降”。冶金机械、建筑、道路运输等行业亡人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双下降。“两无”即无重大以上事故;农林牧渔业无亡人事故。“一好”即全省安全生产形势好于全国平均水平。

虽然安全生产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但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安全监管体制需要进一步理顺。煤矿安全监察、煤矿安全监管的职责存在交叉,煤矿安全监察机构承担了行政审批职责,同时也拥有行政处罚权,而应急管理机构按照“三定”规定负责全省煤矿的安全监管工作,依法组织全省煤矿安全监督检查,组织煤矿重特大事故抢险救援工作,同时负责全省洗煤、配煤、型煤加工企业以及煤层气抽采企业的安全监督管理工作。因此,在监管上仍存在一定程度的多头管理和交叉执法问题。二是协调联动机制需要进一步健全。特别是危化品建设环节,责权不明晰,部门之间协调联动机制不健全,无法再源头上管控山发挥更大作用。三是安全监管的边界需要进一步明晰。应急管理部门既承担综合监管职责,又承担矿山危化、冶金工贸等的直接监管职责,涉及危化品运输环节,还存在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管理模式,导致一些企业生产的危化品无法上路。多数行业的监管职责是清晰的,但在一些领域,比如有的部门在非生产环节的危化品使用领域对安全监管和安全管理的认识有待提高。四是基层监管力量需要进一步加强。机构改革后,各市承担煤矿安全监管职责的科(处)室数量、从事煤矿安全监管的人员都有变化,随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明确,需进一步加强基层监管力量和提高专业化水平。危化和非煤矿山监管需进一步创新管理方式,加强业务培训,加强执法装备投入,利用现代化监管手段,提高监管效能。

三、继续深化改革的建议

上述问题,有些是长期以来积压的问题,有些事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这都需要加强顶层设计,在继续深化完善高危行业(矿山、危化)安全监管体制改革的过程中不断加以解决。

(一)健全完善高危行业(矿山、危化)安全监管体制机制。以推进应急管理机构职能优化协同高效为着力点,将应急管理机构职能调整优化同健全完善高危行业(矿山、危化)安全监管体制机制有机统一起来,进一步巩固机构改革成果,不断提高安全生产监管效能,努力推动形成统一指挥、专常兼备、反应灵敏、上下联动、平战结合的中国特色应急管理体制。

(二)压实高危行业领域安全生产监管责任。按照管行业必须管安全、管业务必须管安全、管生产经营必须管安全和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进一步厘清高危行业领域安全生产综合监管与行业监管的关系,着力解决一些边界模糊、职责交叉的问题。

(三)进一步优化安全生产监管机制。强化煤矿监管力量,增加资金投入,充分调动现有队伍的能动性,提高执法效能,明确监督监察职责定位,理顺监管监察体制,建议将国家煤矿安全监察机构负责的安全生产行政许可事项移交给地方政府承担,健全煤矿安全生产监管机制。构建危化品企业立项、设计、审查、生产、运输、使用各环节职责明确并协调联动的体制机制,形成条块结合、齐抓共管的良好监管工作格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